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為何和平抗爭能成功

Erica Chenoweth 是一位丹佛大學政治學家
專精的領域是恐怖主義與暴力抗爭

從前他認為,沒有暴力要怎麼推翻暴權?

他的博士學位就是探討「群眾為何選擇以暴力形式達成政治目標
發表了博士論文之後
他接到了國際非暴力抗爭中心的邀請去參加 workshop (戰帖?)

但是他實在是夠嗆的,人家跟他說哪邊哪邊和平抗爭成功
他就說
「不管舉幾個特例,我都能舉出一樣多的暴力抗爭成功的例子回敬你」
完全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別人的主場
在當時他最令人津津樂道(吐口水?)的「名言」就是:

"There's no way nonviolent resistance can work against a ruthless opponent."

其實這句話本身也充滿力道
畢竟光是他「知道」的成功的暴力抗爭數量
就贏過那些參加 workshop 的人
不過他自己是個優秀的學者,也知道這句話一點數據都沒有
為了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他回去就認真的找看看相關文獻
反正他覺得他贏定了!

但一翻文獻,卻發現,竟然還真是沒有人算過

在另一個學者 Maria J. Stephan 的鼓吹下
他花費了兩年時間
整理了 1900-2006 年全球「所有」超過一千人參與的抗爭
系統化的比較暴力與非暴力抗爭

結果讓他很想哭

他發現自1900年至2006年為止,
非暴力抗爭的成功率,是暴力抗爭的兩倍
而且越是接近近代,成功的非暴力和平抗爭就越多
這完全推翻他一直以來想當然爾的看法

在經過他系統化整理後
發現一個現象,就是一項抗爭活動的現場參與人數
只要曾超過母群體的 3.5%,就沒有失敗的例子
這個魔術數字,就被稱作 3.5% 法則

3.5% 的門檻其實是非常高的
但這是個足以推翻政府的門檻
然而一次成功的抗爭運動
不表示非得通過 3.5% 人數的門檻才會成功
而是達成了這門檻,就幾乎一定能成功
也有著許多遠遠不足這個人數但最終成功的非暴力抗爭存在

然而,Erica Chenoweth 特別強調
「沒有任何暴力抗爭能達到這個門檻」,無論是成功或是失敗的
這顯然表示需要動用武裝反抗的活動
他們面對的,就是根本不可能有足夠時間來聚集人力的對手
畢竟你聚集了 0.05% 政府就下令鎮壓了,哪可能達到 3.5%?
所以暴力抗爭的結果
往往是在來不及聚集到 3.5% 時便被鎮壓完畢
抑或是革命成功

這個研究旨在於告訴我們,和平抗爭是會成功的
而非「無論任何情況」和平抗爭,都「必定可行」
這份研究,絕非阻止人民舉起武器反抗
人民永遠都必須保留動用暴力的可能性
只要他們反抗的是暴政,而非其他的人民
所以請記得,千萬不要以這份資料,去駁斥武裝抗爭

我們應該告訴一昧的相信「唯有暴力抗爭才能獲得勝利」的人
和平抗爭,是能成功的
再說暴力抗爭,往往伴隨著巨大的代價
也拉高了參與的門檻
不是每個人都有能耐提起槍桿走上前線
但每個人都有能耐走上街頭,說出自己的意見
而有更多的人
當群眾達到足以令自己安心的人數後才敢加入他們

在現代社會,沒有任何一位堅定的死士有辦法離群索居
朋友、家人、其他人際的關係
終將牽動每個人的思維
而當有夠多的群眾聚集,無可避免的就會囊括了各方的人士
軍警、媒體、商人、或者教育家甚至官員
無論立場站在哪一邊,都能讓更多領域的人
進行爭論,從而懷疑起原先信仰的價值

在這個年代,要發起公民運動
透過網路
便很有機會在很短的時間,號招到 3.5% 的人
並且降低主流媒體遭到操控的危害
那麼就有很大的機會,在完全非暴力的條件下
迫使政府達成公民運動的訴求

因此
只要還有得選擇,和平抗爭就應該是優先的選項
越是和平的抗爭活動,越容易聚集民眾來參與
而且無論男女老幼都可參與
越多民眾的參與,就越能提高不關心的民眾對議題的了解
比方說,一個不熟的朋友在準備抗爭的時候
跟你說「欸,八點來看看吧」
你可能會不當一回事,八點半悠哉的出門,看看他們搞什麼鬼
如果你只看到五六個人在那邊舉牌,大概就會去旁邊吃早餐了
如果是有一千人在那邊舉牌
你可能會去瞧瞧他們到底在做啥,聽一下他們的訴求
甚至加入他們

於是乎,
Erica Chenoweth 現在也加入了他們
目前是奧斯陸國際和平研究所的一份子
同時也執掌著丹佛大學的恐怖主義與暴力抗爭研究計畫


主要參考文獻:
My Talk at TEDxBoulder: Civil Resistance and the “3.5% Rule”
在此處可欣賞原作者的演說跟投影片資料

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目前一群學生與社會人士,正非法佔據立法院

這裡是台灣,而目前一群學生與社會人士,正非法佔據了立法院

對於服貿協議,我原則上是處在反對立場的,不過,那並不是重點。對於政府與其他國家的協議,以致於一切的政策,每一位公民都有資格表達贊成或反對,或是提出其他的意見,這就是民主國家,作為一個公民該有的精神。

而作為政府,對每一項政策,每一條協定,都應該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國家謀取最大的利益,這也是為何美國光是與韓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一談就要五年。美國雖然算不上什麼公平正義的國家,但無庸置疑的是個巨大的資本主義實體,他們為了利益要一談五年,我們何德何能半年跑完,還無需審議?毫無疑問的,這不可能是我們簽約的官員是百年出一個的經濟學奇才,這些官員只是去對岸辦理開戶,行員叫你在哪簽名你就在哪簽名;也就是說,無論政府眼中的利益與你我是否一致,都絕對不是經過審慎考量與爭取的,也因此才會不敢舉辦詳細的說明會,以免被抓到小辮子。

這樣一個黑箱簽署的協定,不管對於服貿協定本身的精神贊同與否,無論潛在的願景有多好,都不應該支持。這個大餅無論在想像中有多漂亮,閉著眼睛一股腦的吞下去,就算他真的沒有毒,也無法保證你不會因為太好吃而噎死,因為這項協定,完全沒經過審慎的審核,是塊根本不顧客人喜好的大餅。然而,我們的政府正毫不猶豫的要把這餅塞進全國人民的嘴裡。

目前一群學生與社會人士,正非法佔據立法院,為的就是是抗議黑箱通過的服貿協議。他們非常的和平、禮貌並且盡力避免衝突,因為他們是公民,他們要讓自己的意見表達出來,而這就是所謂的民主的體現,人民展現自己的力量。他們要提醒全國,台灣現在的執政黨是個「無視人民意見」的政黨,而且結果也的確證實了,即使立法院被佔據了一整天,執政黨依舊連派人協商都拒絕,這動搖了民主國家的根基,可說是台灣的民主制度最黑暗的一天。而政府不打算派人來說服人民的原因,很可能是連他們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這的確是個非法的活動,這些學生也知道他們在進行非法的集會遊行,也有著隨時可能會被驅離或者抓走的覺悟,並且願意承擔這樣的後果,來讓國家過得更好,因為他們意見要傳達的對象,是個已經開始無視於法治基礎的政府,而也因,此法扶直接在「被抓走」這件事發生之前(目前還沒發生),便主動提出會支援律師進行法律協助,這也是法律界的「覺悟」。因為法律服膺於憲法,而憲法是人民賦予政府統治正當性的工具,當法律有可能侵害到人民正當(但不合法)的行為時,法律界也不會吝惜站出來把對人民權益的侵害降到最低。因為無論他們的意見是否正確,他們的行為是民主素養的體現,是民主國家的基礎,而這份精神是應該誓死去捍衛的。

當然,民主國家的公民,每一個人都有資格發表自己的意見。

所以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意見,並非一定得支持那些佔據立法院抗議的學生,未必要贊同他們違法集會的理念。如果對這個議題沒有興趣,冷眼旁觀會是很好的方式,但如果要反對他們,就應該要了解他們的意見,理性的反駁,並且告訴其他人,他們為什麼是錯的。敵人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不了解,根本不配當敵人。相反地,如果有人認為那些學生只是些暴民,他們不該有任何意見,應該一個一個抓去關,很抱歉,在這種人心中,並沒有民主這個詞存在,最接近這種理念的,恐怕是德國的蓋世太保、東廠的錦衣衛了,我只望這種人的選票不要佔太高的比例,否則只怕台灣很快就要變成一個專制的國家了。

因此,對於在立法院會場抗議的群眾,支持他們的人,請不要猶豫立刻加入;如果反對他們,也請大聲的反對,但是請記得,我們是個民主的國家,即使意見相左,也應該誓死捍衛他們的意見,並且告訴其他人你的想法。也許有人認為只有奉公守法的人,才是好公民,也請先想想法扶這個組織的存在意義,如果他們不是「好公民」,法扶為何會主動出面協助呢?但即使你認為台灣的確需要簽署一個有服貿精神的協定,那也絕對不會是現在這一個,請一起督促政府更加精細的雕琢他吧。無論支持服貿還是徹底反對,在目前這當下,都請一起反對「現在這份服貿協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