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31日 星期四

如意潘趣酒(Der satanarchäolügenialkohöllische Wunschpunsch),Michael Ende著,楊武能譯

據說這本在諷刺公害與環保,還有大人們言行不一的問題。老實說,我看不太懂,或許是這部小說深度真的不如「夢夢」與「說不完的故事」,也或許是譯文太難讀,要不就是我的深度不足吧。

本書的翻譯是四川大學外語學院的教授,專攻德文。譯文不能說不流暢,但是那是對大陸同胞來說才能成立。以台灣讀者的眼光來看,書中使用了太多太多大陸式的用語,諸如「咱們必須抓緊」(趕緊的意思);「下雹子」(下冰雹);「眨巴眼睛」(眨眼睛);連「無政府」都有。書中音譯的「潘趣酒」與意譯的「混合酒」交互出現,也是一項缺點。雖然大體上沒有大錯,但是對台灣人來說,還是難免讀起來不順暢。

夢夢(MoMo),Michael Ende著,李瑟花譯

又譯為「默默」,這是「說不完的故事」作者更早期的作品。夢夢是個在外流浪的小女孩,雖然身世不幸,但是卻熱愛大家,總是默默傾聽每個人的夢。世界漸漸的變了,城市裡出現了許多灰色的男人,到處偷取大家的時間,讓每個人都好忙好忙,工作到沒有時間說話,沒有時間聊天,沒有時間遊玩,更沒有時間好好聽別人說話。在故事中,夢夢帶找回了被偷走的時間,拯救了大家,而現實生活中,可就得靠自己了。你是否也曾感到每天都很忙碌,忙到沒有時間出遊,認為跟大夥兒聊些不著邊際的話是浪費時間呢?事實上,只要我們認為沒有空,那就永遠都沒有空,一切全在自己的心中。

這家出版社的譯本,文字算是很流暢。真要說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這本書的排版錯誤實在不少。比方說,86頁灰色男子計算秒數時,數字少打了三個零;112頁把「實在」誤植為「車在」;141頁把「否則」誤植為「原則」。198頁的一個上引號打成了下引號;208頁的上引號打成了雙下引號;272頁的「聲勢逼人」誤植為「身勢逼人」;282頁把「貝佛」誤植成了「具佛」;308頁把「偷來的」誤植為「例來的」;320頁的「大理石」變成了「大理由」;而338頁的「旅客」則變成了「來客」。但即使有不少排版錯誤,還是比另一個譯者李常傳的譯本來得優秀多了,畢竟小說就是要好讀最重要。

這本書的內涵不下於「說不完的故事」,值得一看。

2006年8月27日 星期日

電腦生命天演論: 人工智慧的演化(Darwin Among the Machines),George Dyson著,王道還譯

如果你對電腦的發展史有興趣,這是一本相當不錯的歷代名人名言集,是個 用來找參考資料的好書;如果你是對演化,又或者是AI有興趣,那大可不必浪費時間了,這本書除了東抄一句西抄一句之外,作者沒有提出任何創見,甚至連AI 的概念都沒有。

本書毫無內容可言,完全看不出作者表達了任何自己的意見,充其量這只是本名言錄。整本書只看見「某某人說了什麼,某某人又說過什麼,這就符合了某某人說過 的...」,拜託,這種作文的方式在中國最少最少可以上溯到漢朝,還用得著看你的書嗎?更罔論那完全被誤解的演化論了,作者認為達爾文只是嫖竊前人的想法,根本不能算是發明了演化論。事實上,直到達爾文,才把整個演化的想法統整為一個完整的 論點,並且提出證據佐證,因此達爾文身為演化理論的發明人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前人隻言片語,在斷章取義的情況下稍微沾上點邊,就要把發明者的名號提前,那 麼恐怕演化論的發明人這個稱號應該要送給老子李耳了,最早提出萬物有一個共同祖先的正是道德經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啊。

翻 譯的譯筆真的很好,譯文也很流暢,但是王老先生似乎相當懶得去找慣用譯名,不管什 麼都憑自己喜好譯下去,讓許多常見的名稱變得很「不尋常」。舉例來 說,Operation System通常譯為作業系統,幾乎所有的教科書、課程名稱都使用這個翻譯,而王老先生竟然選用了來自對岸的稱呼,譯為「操作系統」;而Packet竟然 翻成了「小包」,我知道線上字典很方便,但是這是資訊科學的術語,應該要翻成「封包」才對吧。Game theory在台灣多翻譯為「博弈理論」或是「賽局理論」,您老想翻成「博戲論」不能說錯,但是戲字往往趨向貶義,因此並不適合中庸的科學術語。 Boolean Algebra一下叫「布氏代數」,一下就叫做「布林代數」,雖然後者較多人用,前者也很正確,但是至少也該統一用其中一個吧。當然也有一些不錯的,王道 還先生把algorithm翻譯為「算則」,雖然一般慣用的稱呼是「演算法」,相較之下,的確是算則較為通順,不過如果認為慣用的譯法不佳,要提出新的譯 名,最好還是註解一下較好。

此外還有一些注釋錯誤,第36頁,「由光速(電子的速度)..」,光速,是電流的速度,不是電子的速度,電子具有質量,不可能達到光速。第四章則有明顯的排版錯誤,左上角的章節名稱還是第三章,只有數字改成了四。

由於本書缺乏內涵,看到了第三章結束就看不下去,因此所舉之例侷限於前三章,並不表示後面的章節相當完美。

空暗女王(The Queen of Air and Darkness),Terence Hanbury White著,譚光磊譯

本書為永恆之王系列第二部,這本書的導讀寫的太棒,都不知道該還有什麼能說了。看看灰鷹的導讀,再看看自己的心得,這才明確了解自己鑑賞能力有多麼缺乏,看到的層面有多麼狹隘。不過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導讀」是放在書的最末呢?

本書的譯者是灰鷹(Grayhawk),相信常接觸奇幻領域的人都不陌生。書中文字流暢不說,最難能可貴的就是對話十分真實。把對話當成描述來翻譯是一般翻譯作品最常見的缺點,這會讓人覺得腳色很假。這個問題,在本書完全不存在,而且對話的感覺就像是本土作品一樣,沒有因為是翻譯作品而產生的距離感,近期內看過的翻譯作品中,這本可說是典範了,不看可惜。

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Carles Darwin著,葉篤莊、周建人、方宗熙譯

又稱為物種原始,是開創了演化這個新領域最重要的起點。本書為修訂二版,依據原文第六版翻譯,完整書名為「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導讀由王道還先生執筆,對整個演化論的來龍去脈做了清楚的解說,相當值得一看。

可 惜本書的翻譯,雖然是沒有辜負王先生希望本書成為一本可信翻譯的理想,內容的翻譯算得上是十分可靠,然而卻有著十分嚴重的缺點,那就是過分可靠了。全書 的中文翻譯完全是歐式文句結構,翻譯雖然字字確實,但是這只是英漢轉換,而不是翻譯,導致內容充滿了閱讀上的困難,幾乎沒有一句有資格稱為「中文」。想要 一睹達爾文文采的人,切莫選擇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這本「物種起源」,找看看其他出版社的譯本吧。

動物農莊(Animal Farm),George Orwell著,李立瑋譯

本書是知名諷刺小說,原旨在諷刺蘇俄的社會主義政權。不過小說中實則深刻的諷刺了掌權者因享受權力而腐化的情形,這又何止出現在社會主義制度中呢?任何時代任何體制,一手掌控權力總是會使人腐化,而動物農莊,也將會無時無刻出現在我們的身邊。

晨星出版社選擇的譯者,對於文字的運用相當不錯,連聲韻律動都掌握得不錯,是值得推薦的譯本。而金楓出版社的譯者,顯然有些段落不太清楚英文語意,造成了字裡行間充滿意義混淆不清的敘述。其他還有不少出版社翻譯過本作品,有機會再做比較。

2006年8月26日 星期六

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Herbert George Wells著,黛恩譯

又是部經典名作,作者對於人類科技的無力,以及自詡為萬物之靈的自大做出了批判。而火星入侵者最後死於地球病原菌,同樣也提醒了人類不要對科技過度自大,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文中還有令一值得省思的部份,那就是大自然的殘酷,要是所居住的星球,失去了適合生存的環境,那星球上的生物要如何自處呢?看了原著小說,才知道火星人並非為了殺戮、玩樂而攻打地球的,而是為了整個民族的存亡而戰,不知道各個電影版對此是否有著墨。作者在書中發明的火星武器,「死亡 的火光」活脫脫就是雷射的翻版,而本書出版的年代,則遠比雷射發現早了六十五年。書中的火星人甚至會使用生物武器,而生物戰的觀念則直到一次大戰後才成 熟。這讓人不得不佩服科幻作者的想像力,難怪科幻小說又被稱為科技預言小說。

2006年8月25日 星期五

給成大圖書館館長的一封信

館長您好,我是今年貴校剛入學的新生。關於圖書館的書目資料,有一個作者,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的名稱錯誤,在圖書館的編目中,打成了"克南西",這包含了所有他的著作。我曾經填寫意見單,提醒館方修改,然而館方卻以"克南西是早期譯 名因此延用,沒有對錯可言"為理由回覆給我。

台灣所有湯姆克蘭西的小說,都是由星光出版社代理的,而即使是湯姆克蘭西最早的作品"獵殺紅 色十月號"(同時也是該作者最早的中譯本),作者名稱也是翻譯 為"克蘭西",因此館方的理由顯然是子虛烏有,意在敷衍塞責。事實上,在進行中文輸入的時候,ㄋ跟ㄌ兩個按鍵的位置相鄰,因此最合理的解釋是早期的編目 者,在輸入時輸入錯誤,沒道理不改正。

不知道圖書館的書目資料,是不是本來就應該像這樣,出了錯就當作沒看到,將錯就錯下去呢?因為學生並非圖書館相關科系出身,也並未讀過任何書目管理的教科書,也許我認為書目資料有錯誤就該修正這檔事,完全是個人的一廂情願,故有此問。

希望館長能撥空回個信,指教一下,耽誤您寶貴的時間還請多包涵。

2006年8月24日 星期四

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Herbert George Wells著,蔡伸章譯

這就是傳說中的經典,出版那年被喻為科幻小說元年,「時間機器」。作者藉由時間旅客的口,描寫了對於人類前途的想像與省思,正如同其他威爾斯的小說,本 書一貫充滿生物學概念,對於未來世界的想像絕非無的放矢,而是對演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才能有的想像。雖然,因為作者受時代的侷限,而讓太陽提早了幾十億年 變成老頭子,但這不影響這部小說的偉大。

可惜,新雨出版社的版本,讓這部經典完全毀在低劣的翻譯手上。中譯本的第六章,也就是時間旅客第 一站到的時代,先是聲稱到了八百年後,接著時間機器就被偷走了,而後再荒山野地裡走一走,忽然又到了八十萬年後了,這樣的翻譯錯誤簡直是匪夷所思。撇開不 提,這份中譯本行文十分詭異,充滿了奇怪的語法,教人三不五時就得停下來想想「這句話到底是在寫什麼鬼?」

強烈建議對這部經典小說有興趣的人,去購買其他出版社的版本吧。

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Tom Clancy著,鍾藝、林瑞霖譯

美日開戰、總統命令、熊與龍這三本可視為一整套長篇小說,而不是三部分離的作品,這也使得這三本擁有全雷恩系列架構最龐大的劇情。由於有著其他兩部的空 間,美日開戰的劇情最大的張力出現在整本書的最終章,而非出現在劇情中段,這是與其他單部作品最大的不同。這三部下來,探討美、日、中、俄、兩伊與印度七國的情勢,對於日本去武力與擴大防守區的兩派極端思想有深刻的描述,並且提醒國際重視這些國家有可能產生的利益聯盟或許會對國際情勢造成影響,甚至引發第 三次世界大戰。幸好在故事中,這些事被美國一件件破壞掉,沒讓七國的野心能串連起來,但是如果這種情形在現實生活中再發生一次,就未必會有這麼好的結局 了。

坊間對克蘭西作品最大的誤解,就是把總統命令當成了九一一預言書。實際上呢,提醒美國國內空中交通管制的鬆散,而可能導致九一一事件的作品,是這本「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而非總統命令,相信各位對各大新聞媒體的可信度又多了一層認識。

這 本書(分上下冊),是由星光代理的雷恩系列作中,標題翻譯最爛的一本。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 是書名「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這個中文書名雖然跟內容相當符合,然而,雷恩系列作品的一貫特色,就是使用歷史名言(例如「恐懼的總和」),或者是貫穿整部小說的中心思 想(例如「愛國者遊戲」)來為小說下標題。這本美日開戰(英文原名為「Debt of Honor」)也不例外,貫串整部作品探討的正是「榮譽」,可惜中文的書名完全無法給人這種感覺。本書有兩位譯者,而這兩位對書中同 一首日文俳句的翻譯卻不統一。由於俳句有其特定格式,應當要翻為五字、七字、五字的型態,而兩位譯者非但沒有做到,甚至讓這首俳句在上下冊出現翻譯不統一 的情形。在作品中,這首俳句可是情報員的切口,哪怕是唸錯一字都會有麻煩上身。而且密勤局給予各人的代號,於英文都是一字,而在中文,此書中卻有一些變得 沉長。這類翻譯應當配合情境,修改為簡短的稱呼,這在總統命令中做得很好,美日開戰則不足參考。譯者將蘇愷譯成蘇霍,選擇了較冷門的翻譯,但不能說對錯。 雷恩所發明,用以找到洩密者的陷阱,在此書中譯為「金絲雀陷阱」,我記得其他部作品並非如此翻譯,尚須查證。

582頁把雷恩誤植為雷思。本書把雷恩的代號譯為「劍俠」,私以為「劍客」較佳,後來的譯者也多採用後者,如果本書再版的話希望會統一(不過星光幾乎不愛幹修正錯誤再版這檔事)。不過編者十分盡心,連克蘭西的資料錯誤都找了出來,難能可貴。

2006年8月22日 星期二

異星夢(STAR TREK: Perchance To Dream),Howard Weinstein著,方謙蒨、丁世佳譯

很棒的小說,符合Star Trek一貫的幻想風格與圓滿結局,能想像出塑造者這種只會發出光跟聲音,可以催化地殼運動的生命型態實在太厲害了。本書的翻譯也不錯,塑造者初次傳送太空梭的描寫非常生動且優美。
本書探討了外星智慧生物可能會遭遇的問題,那就是溝通。在溝通形式完全不明的狀況下,即使雙方都是高道德高智慧的生物,仍然可能會誤以為對方並非智慧生物,而造成嚴重的後果。幸好在本書中,畢凱巧妙的證實了對方是智慧生物,而且百科碰巧能與其相容,使塑造者學會人類的溝通方式,使故事得以圓滿結束。

老虎牙(The Teeth of the Tiger),Tom Clancy著,葉弘、莊勝雄譯

這本小說的翻譯乏善可陳,連最基本的沿用舊譯名都做不到,過去系列作中譯本皆譯為「晨鳥」的政府官員早報剪輯資料,在這作品中被翻成了「早鳥」,如果說改 成了更妥善、更文雅的翻譯也還罷了。聯邦調查局的訓練單位,Quantico,在之前的系列作都翻為「匡蒂科」,這是一個不錯的音譯示範,選用的字都是名 詞的組合,而在此書中則譯成了「寬提科」,三個字都是常見字,而且又是形容又是動作,是典型的錯誤示範。譯文算得上流暢,但是編輯加上了太多多餘的注釋, 造成閱讀中斷,比方說「電話號碼出現在液晶暫存器(編註:存放亂數用的)上」不但註解錯誤,而且也並未提供任何對了解小說劇情的幫助。

回 到小說本 身,克蘭西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憤世嫉俗了,竟然搞出了個美國官方(不承認的)暗殺集團。我記得年輕時的雷恩對這種不文明的行為十分反對,想不到老了,對 恐怖份子的憤怒竟然超越了原則。兩位雙胞胎主角的心境轉變歷程描寫的很漂亮,但是跟蹤訓練都還沒做好,但是作者竟然忽略了他們跟蹤訓練都還沒完成,就派去 出任務了,但是每個任務都輕鬆完成,少了點刺激感,算是一點小瑕疵。這本書中出現了妓女,也許只是巧合,但是自從克蘭西夫婦離婚之後,描述浪蕩女子的劇情 好像變多了,也許作者本人對女性的看法也是隨著心境有所改變也說不定。

湯姆克蘭西的各部作品都隱隱透漏了他對電腦知識的缺乏,比如本書是2003年的作品,書中故事則應當至少在此之後的年代,但是書中的手提電腦,竟然只有個1G的硬碟,這恐怕是不太跟的上時代,不過這個小缺點倒瑕不掩瑜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