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興投Cell期刊造假事件

我想做些不客觀的評論

1.ptt大部分人的言論不需要看了,連EMSA都能說成western blot的研究生沒資格談論別人造假,就算是真的他也看不出來。

2.Cell上面的圖解析度低到不可思議,光看原圖沒做過校正就說有問題的人他們的眼睛大概是老鷹來的。

3. 圖片用到photoshop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些看到photoshop就開槍的人 ,腦袋通通有問題,數位影像不可能不調整曝光率跟對比度的,拍的時候就調整跟拍好後才用photoshop調整並不會有哪個比較不可信。除非是移植整個 band作假,就像原作者自承的"過度修飾"。

4.中興的結果我相信有移植整個band作假的嫌疑,因為這種顯然是原始data不好看, 所以從別的band copy一份過來換掉難看的band,因此的確是有造假,不過僅限於圖片上而已,實際上他們的研究結果應該是真的,但顯然他們對實驗數據過於吹毛求疵到了 用作假求漂亮的程度。但是既然發現了造假,期刊就不能冒喪失信譽的風險讓他們刊登。

5.Cell的編輯做出了最完善的處裡,顯然Cell應該是認為數據有作假,但是研究結果應該是真的,因為整個實驗可以被repeat。但是投稿有做假就不該刊登,因此要求他們寄出原始稿才接受,也就是沒修圖過的版本,而他們"很巧的"拿不出來,所以準備撤稿吧。

6.運氣好的話,這篇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在別的期刊,然後用repeat的data發表。


原始文章,不過大概快撤掉了 XD
Hsu HH, Chung KM, Chen TC, Chang BY. Role of the Sigma Factor in Transcription Initiation in the Absence of Core RNA Polymerase. Cell 123:317-327 2006

2006年11月8日 星期三

下面那篇是用來抗議某「偽.生物資訊課程」文章的引子,餘文如下

原先,X老師要求我們繳交網頁格式作業的理由,也不外乎上列所述,也是要讓同學們互相觀摩,看看別人的成果。而O老師也曾說過,我們在這個生物資訊發達的 時代是很幸運的,因為很多資料都在公開的網路上開放檢索。如果有人利用媒介之便,抄襲他人作業,那揪出抄襲者給予警惕方所當為,而非違背全球資訊網的理 念,違反生物資訊的時代潮流,讓資訊封閉,這樣還有什麼立場要求繳交網頁格式的資料呢。我所有的作業都是憑自己本事做的,我想我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因此, 讓網頁變成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這樣的作法恕我個人無法接受。

什麼是WWW

WorldWideWeb, 中文多譯為「全球資訊網」,縮寫為WWW。它的創始者Tim Berners-Lee敘 述其中心思想是「學術資訊當與眾人共享」(much academic information should be freely available to anyone),並且由他本人實現了非線性文本系統的概念,也就是我們熟知的超文本(hypertext)。

超 文本的概念,可追溯到1945年發表在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As We May Think」。該文作者Vannevar Bush鑑於科技突飛猛進,如果依賴傳統的資訊交換方式,研究者根本來不及從堆積如山的資訊中找到想找的資料,各個專業領域分工也越來越細,彼此的資訊流 通卻嚴重不足。為此他為文希望大家開始思考,如何能讓人類的知識能夠更容易的取得。作者在文中想像出一種稱作「Memex」的機器,Memex可以保存每 個 人的知識,而最重要的,就是能夠藉由輸入關鍵字,檢索其中的特資料。

早在1938年的小說「World Brain」中,威爾斯(H.G. Wells)就期許未來會出現這樣的時代,任何人只要想學習,隨時隨地都能取得任何想知道的資訊。在現代,直接承襲並且這個概念的就是麻省理 工學院發起的開放式課程計畫;為了將著作權已喪失的典籍得以保存,並且讓大眾自由閱讀的古騰堡計畫;還有正從世界各地席捲而起的新WWW, WikiWikiWeb。如今,有了全球資訊網,這些計畫才得以藉由超文本的面貌呈現在我們眼前。

2006年11月1日 星期三

周易-繫辭-釋大過初六

孔子解大過初六:「...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
君子言行當謹慎,如面試不謹慎,吊兒啷鐺則必不會錄取。
如報名研究所,資料不謹慎裝訂,由小可以見大,當被誤為不用心之人,又豈能錄用乎。

2006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書.裝幀(book design),南伸坊著,孫玉珍譯

這是一本關於書衣、封面、書腰設計的書。但內容不是嚴肅的告訴我們設計該怎麼作,要遵守什麼樣的規則,相反的,是告訴我們作者設計他的作品時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以及面對作品的態度,內容輕鬆有趣,又能了解這樣一位裝幀家(雖然作者自謙只是個作裝幀的)風趣的內心。
我時常在書店隨意的閒晃亂看,看到一本書的封面很吸引人就拿起來翻個兩下,而有的書即使內容很棒,但若非是特意去找,往往會沒注意到它存在,相信很多人都 有這種經驗吧。雖然作者總是謙虛的說他很擔心書會因為他的設計太差而影響銷售,不過比起國內很多出版社的書,這位作者的設計實在非常吸引人的目光。相較之 下,國內某一家出版社的小說,不管是哪個作者哪個系列,總是清一色大紅封面;又有另一家出版社,則是清一色的天藍色封面。也許在找特定出版社的書時,這樣 的設計十分醒目,但是我要不是知道某些知名作家的作品是該出版社代理的,怕是翻也不會翻兩下吧。

2006年10月11日 星期三

生物資訊作業

20061021161308_4373

2006年9月10日 星期日

物理之美(The Character of Physical Law),Richard Phillips Feynman著,陳千蓉、吳程遠譯

本書是費曼在康乃爾大學梅森講座的演講記錄,該講座旨在提供「足以促進我們文明發展的政治、商業、和社會生活之道德標準」的課程,而理查費曼應邀擔任1964學年度的主講人,本書內容即演講的謄寫版。

名言節錄:
律動和模式,就是我們所稱呼的「物理定律」了。
事實上,物理學家記得的全部知識並不多;他只須牢記能讓他從某個地方轉換到另一個地方的規則就行了。
如果想證明物理學家只不過是凡人,證據很好找:物理學家白痴到用十數種不同的單位來度量能量。
科學的最大用途,就是不斷地試圖做出猜測。
德國數學家Hwemann Weyl給對稱下了絕佳的定義:假如你對某件事物做了某件事情之後,它看起來和原先完全相同,那麼你做的這件事就是對稱的。
說到智慧,重點是不要預先那麼肯定會出現什麼結果。你可以帶有偏見,...單是偏見並不礙事,因為如果你的偏見是錯誤的,那些不停累積的實驗數據,會永遠不停的煩著你,直到你無法忽略它們為止。
「如果它跟實驗結果不符,這定律便錯了。」這就是科學的精神。
海森堡「不應該討論那些你無法量測的事物。」


翻譯上,本書把locally跟field都翻成區域性,導致閱讀時無法區分。field在有些地方譯得正確,翻為「場」,但是又在其他地方譯為了「區域性」,應當統一為場才是。而59頁倒數第三行,似乎用「記得」會比「知道」來得符合語意。

2006年9月9日 星期六

虹彩六號(Rainbow Six),Tom Clancy著,程嘉文、葉弘、劉謦豪、彭啟峰譯

湯姆兄跟老婆越鬧越僵,而作品也越來越血腥了。這下離婚了,還被搞得不能在作品裡提到雷恩,於是這一本就成了「雷恩系列」當中唯一幾乎沒提到雷恩,都是用「總統」代替的作品。但是克蘭西先生是不是非常嚮往跟醫生結婚啊,除了雷恩之外,甚至查維斯也是跟醫生結婚,而克拉克的老婆則是差一點就能成為醫生,無怪乎只是個護士的老婆會跟克蘭西處不好了。

本作品雖然是打擊恐怖份子,但是有別於以往盡可能活逮,移交司法處理的風格,幾乎所有的場面都是完全殲滅對手,即使是違反法律也照樣進行,看來跟老婆的失和真的對作者打擊不小。而本書中,終於,我們看見比核彈更加具有壓迫感的威脅了,那就是足以毀滅全人類的生化武器。我們的克蘭西先生也不是神,並非每個寫作材料都有用功收集,而作者喜歡對技術做詳細解說的手法,正暴露了這個弱點。從這部作品我們可以看出,克蘭西先生除了對電腦並不熟析(見「老虎牙」)之外,對生物工程的概念也是十分匱乏。至少我們一定要知道,癌細胞的基因,只是失序的人類基因而已,對病毒的生存是幾乎不可能有幫助的,特別是癌細胞其實比一般的細胞都脆弱,需要更優渥的環境,才能支持癌症細胞的存活。而書中很有趣的引入癌基因提高病毒的生存能力,還說「新的有機體只比原來大了三分之一微米」,這就很有趣了。目前世界最大的病毒,直徑約0.4微米,大了三分之一微米嗎?真是可怕。話說回來,伊波拉是個細長的病毒,也許是翻譯的錯,說不定原文是指長度長了三分之一微米,那就更奇怪了,因為伊波拉的長度本來就從1-1.4微米不等,這幅度可大過1/3微米,不知道小說中的科學家怎麼能這麼肯定不是剛剛好看到比較長的。甚至這些科學家還想用抗生素來對付病毒呢!這可是稍有醫學常識的人都不會犯的錯誤。不過,這些並不是重點,重點在這個生物武器所可能造成的威脅,在這點上作者可沒低估了生物戰的威力,也為這部作品營造出了最具壓迫感的高潮!而這樣的威脅,的的確確在現在的世界中,只要一家公司就有能力做到,所以世界各國的確應該好好正視這個問題。

本書有許多不佳的翻譯,但都集中在下冊,看起來是譯者水準不平均。563頁,這位可憐的父親,雖然有個人電腦,不常使用,但卻「照例」的回家就會打開電腦查看電子郵件?688頁把知名的默克藥廠翻成了「墨刻」,所以譯者連廣告都不常看?698頁把「Lancet」期刊翻成了「批針」,這就好笑了,就算是不知道「刺絡針」的鼎鼎大名,至少字典也會寫成柳葉刀吧。837頁竟然把「智人」翻成「有智慧的人」,這是學名,有公認的譯法,可以亂譯嗎?而且竟然把表示學名的斜體當成了強調,翻成中文時還加上引號,這就更好笑了。910頁把哥薩克人血統翻成了庫薩克,哥薩克可是我國自古就使用的稱呼啊,連這都不知道?所有的安全屋都翻成了「安全的房子」,意思是沒翻錯,但是全系列其他作品都翻成安全屋,而匡蒂科也譯成了「關地哥」,不知道跟關公的哥哥有什麼關係喔,也就是說,這些翻譯甚至不喜歡看克蘭西的小說,所以之前的翻譯作品全都沒看囉?找個不喜歡這小說的翻譯來翻,難怪有這麼多的錯誤。不過也難怪啦,看編者的水準就知道了,編者在本書中多事的加了些註解,卻只有影響閱讀而已。書中提到德魯依,主要是因為德魯依的信仰自然,而編者的注釋呢,卻很高興的說他們相信輪迴信仰的有識之人什麼的,根本對理解這個典故一點幫助都沒有,欸。

2006年9月1日 星期五

考慮報的題目

Archaebacteria (Archaea) and the origin of the eukaryotic nucleus
Introns and the origin of nucleus–cytosol compartmentalization
http://blog.goo.ne.jp/leequipdegolgi/1

2006年8月31日 星期四

如意潘趣酒(Der satanarchäolügenialkohöllische Wunschpunsch),Michael Ende著,楊武能譯

據說這本在諷刺公害與環保,還有大人們言行不一的問題。老實說,我看不太懂,或許是這部小說深度真的不如「夢夢」與「說不完的故事」,也或許是譯文太難讀,要不就是我的深度不足吧。

本書的翻譯是四川大學外語學院的教授,專攻德文。譯文不能說不流暢,但是那是對大陸同胞來說才能成立。以台灣讀者的眼光來看,書中使用了太多太多大陸式的用語,諸如「咱們必須抓緊」(趕緊的意思);「下雹子」(下冰雹);「眨巴眼睛」(眨眼睛);連「無政府」都有。書中音譯的「潘趣酒」與意譯的「混合酒」交互出現,也是一項缺點。雖然大體上沒有大錯,但是對台灣人來說,還是難免讀起來不順暢。

夢夢(MoMo),Michael Ende著,李瑟花譯

又譯為「默默」,這是「說不完的故事」作者更早期的作品。夢夢是個在外流浪的小女孩,雖然身世不幸,但是卻熱愛大家,總是默默傾聽每個人的夢。世界漸漸的變了,城市裡出現了許多灰色的男人,到處偷取大家的時間,讓每個人都好忙好忙,工作到沒有時間說話,沒有時間聊天,沒有時間遊玩,更沒有時間好好聽別人說話。在故事中,夢夢帶找回了被偷走的時間,拯救了大家,而現實生活中,可就得靠自己了。你是否也曾感到每天都很忙碌,忙到沒有時間出遊,認為跟大夥兒聊些不著邊際的話是浪費時間呢?事實上,只要我們認為沒有空,那就永遠都沒有空,一切全在自己的心中。

這家出版社的譯本,文字算是很流暢。真要說什麼缺點的話,那就是這本書的排版錯誤實在不少。比方說,86頁灰色男子計算秒數時,數字少打了三個零;112頁把「實在」誤植為「車在」;141頁把「否則」誤植為「原則」。198頁的一個上引號打成了下引號;208頁的上引號打成了雙下引號;272頁的「聲勢逼人」誤植為「身勢逼人」;282頁把「貝佛」誤植成了「具佛」;308頁把「偷來的」誤植為「例來的」;320頁的「大理石」變成了「大理由」;而338頁的「旅客」則變成了「來客」。但即使有不少排版錯誤,還是比另一個譯者李常傳的譯本來得優秀多了,畢竟小說就是要好讀最重要。

這本書的內涵不下於「說不完的故事」,值得一看。

2006年8月27日 星期日

電腦生命天演論: 人工智慧的演化(Darwin Among the Machines),George Dyson著,王道還譯

如果你對電腦的發展史有興趣,這是一本相當不錯的歷代名人名言集,是個 用來找參考資料的好書;如果你是對演化,又或者是AI有興趣,那大可不必浪費時間了,這本書除了東抄一句西抄一句之外,作者沒有提出任何創見,甚至連AI 的概念都沒有。

本書毫無內容可言,完全看不出作者表達了任何自己的意見,充其量這只是本名言錄。整本書只看見「某某人說了什麼,某某人又說過什麼,這就符合了某某人說過 的...」,拜託,這種作文的方式在中國最少最少可以上溯到漢朝,還用得著看你的書嗎?更罔論那完全被誤解的演化論了,作者認為達爾文只是嫖竊前人的想法,根本不能算是發明了演化論。事實上,直到達爾文,才把整個演化的想法統整為一個完整的 論點,並且提出證據佐證,因此達爾文身為演化理論的發明人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前人隻言片語,在斷章取義的情況下稍微沾上點邊,就要把發明者的名號提前,那 麼恐怕演化論的發明人這個稱號應該要送給老子李耳了,最早提出萬物有一個共同祖先的正是道德經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啊。

翻 譯的譯筆真的很好,譯文也很流暢,但是王老先生似乎相當懶得去找慣用譯名,不管什 麼都憑自己喜好譯下去,讓許多常見的名稱變得很「不尋常」。舉例來 說,Operation System通常譯為作業系統,幾乎所有的教科書、課程名稱都使用這個翻譯,而王老先生竟然選用了來自對岸的稱呼,譯為「操作系統」;而Packet竟然 翻成了「小包」,我知道線上字典很方便,但是這是資訊科學的術語,應該要翻成「封包」才對吧。Game theory在台灣多翻譯為「博弈理論」或是「賽局理論」,您老想翻成「博戲論」不能說錯,但是戲字往往趨向貶義,因此並不適合中庸的科學術語。 Boolean Algebra一下叫「布氏代數」,一下就叫做「布林代數」,雖然後者較多人用,前者也很正確,但是至少也該統一用其中一個吧。當然也有一些不錯的,王道 還先生把algorithm翻譯為「算則」,雖然一般慣用的稱呼是「演算法」,相較之下,的確是算則較為通順,不過如果認為慣用的譯法不佳,要提出新的譯 名,最好還是註解一下較好。

此外還有一些注釋錯誤,第36頁,「由光速(電子的速度)..」,光速,是電流的速度,不是電子的速度,電子具有質量,不可能達到光速。第四章則有明顯的排版錯誤,左上角的章節名稱還是第三章,只有數字改成了四。

由於本書缺乏內涵,看到了第三章結束就看不下去,因此所舉之例侷限於前三章,並不表示後面的章節相當完美。

空暗女王(The Queen of Air and Darkness),Terence Hanbury White著,譚光磊譯

本書為永恆之王系列第二部,這本書的導讀寫的太棒,都不知道該還有什麼能說了。看看灰鷹的導讀,再看看自己的心得,這才明確了解自己鑑賞能力有多麼缺乏,看到的層面有多麼狹隘。不過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導讀」是放在書的最末呢?

本書的譯者是灰鷹(Grayhawk),相信常接觸奇幻領域的人都不陌生。書中文字流暢不說,最難能可貴的就是對話十分真實。把對話當成描述來翻譯是一般翻譯作品最常見的缺點,這會讓人覺得腳色很假。這個問題,在本書完全不存在,而且對話的感覺就像是本土作品一樣,沒有因為是翻譯作品而產生的距離感,近期內看過的翻譯作品中,這本可說是典範了,不看可惜。

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Carles Darwin著,葉篤莊、周建人、方宗熙譯

又稱為物種原始,是開創了演化這個新領域最重要的起點。本書為修訂二版,依據原文第六版翻譯,完整書名為「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導讀由王道還先生執筆,對整個演化論的來龍去脈做了清楚的解說,相當值得一看。

可 惜本書的翻譯,雖然是沒有辜負王先生希望本書成為一本可信翻譯的理想,內容的翻譯算得上是十分可靠,然而卻有著十分嚴重的缺點,那就是過分可靠了。全書 的中文翻譯完全是歐式文句結構,翻譯雖然字字確實,但是這只是英漢轉換,而不是翻譯,導致內容充滿了閱讀上的困難,幾乎沒有一句有資格稱為「中文」。想要 一睹達爾文文采的人,切莫選擇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這本「物種起源」,找看看其他出版社的譯本吧。

動物農莊(Animal Farm),George Orwell著,李立瑋譯

本書是知名諷刺小說,原旨在諷刺蘇俄的社會主義政權。不過小說中實則深刻的諷刺了掌權者因享受權力而腐化的情形,這又何止出現在社會主義制度中呢?任何時代任何體制,一手掌控權力總是會使人腐化,而動物農莊,也將會無時無刻出現在我們的身邊。

晨星出版社選擇的譯者,對於文字的運用相當不錯,連聲韻律動都掌握得不錯,是值得推薦的譯本。而金楓出版社的譯者,顯然有些段落不太清楚英文語意,造成了字裡行間充滿意義混淆不清的敘述。其他還有不少出版社翻譯過本作品,有機會再做比較。

2006年8月26日 星期六

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Herbert George Wells著,黛恩譯

又是部經典名作,作者對於人類科技的無力,以及自詡為萬物之靈的自大做出了批判。而火星入侵者最後死於地球病原菌,同樣也提醒了人類不要對科技過度自大,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文中還有令一值得省思的部份,那就是大自然的殘酷,要是所居住的星球,失去了適合生存的環境,那星球上的生物要如何自處呢?看了原著小說,才知道火星人並非為了殺戮、玩樂而攻打地球的,而是為了整個民族的存亡而戰,不知道各個電影版對此是否有著墨。作者在書中發明的火星武器,「死亡 的火光」活脫脫就是雷射的翻版,而本書出版的年代,則遠比雷射發現早了六十五年。書中的火星人甚至會使用生物武器,而生物戰的觀念則直到一次大戰後才成 熟。這讓人不得不佩服科幻作者的想像力,難怪科幻小說又被稱為科技預言小說。

2006年8月25日 星期五

給成大圖書館館長的一封信

館長您好,我是今年貴校剛入學的新生。關於圖書館的書目資料,有一個作者,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的名稱錯誤,在圖書館的編目中,打成了"克南西",這包含了所有他的著作。我曾經填寫意見單,提醒館方修改,然而館方卻以"克南西是早期譯 名因此延用,沒有對錯可言"為理由回覆給我。

台灣所有湯姆克蘭西的小說,都是由星光出版社代理的,而即使是湯姆克蘭西最早的作品"獵殺紅 色十月號"(同時也是該作者最早的中譯本),作者名稱也是翻譯 為"克蘭西",因此館方的理由顯然是子虛烏有,意在敷衍塞責。事實上,在進行中文輸入的時候,ㄋ跟ㄌ兩個按鍵的位置相鄰,因此最合理的解釋是早期的編目 者,在輸入時輸入錯誤,沒道理不改正。

不知道圖書館的書目資料,是不是本來就應該像這樣,出了錯就當作沒看到,將錯就錯下去呢?因為學生並非圖書館相關科系出身,也並未讀過任何書目管理的教科書,也許我認為書目資料有錯誤就該修正這檔事,完全是個人的一廂情願,故有此問。

希望館長能撥空回個信,指教一下,耽誤您寶貴的時間還請多包涵。

2006年8月24日 星期四

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Herbert George Wells著,蔡伸章譯

這就是傳說中的經典,出版那年被喻為科幻小說元年,「時間機器」。作者藉由時間旅客的口,描寫了對於人類前途的想像與省思,正如同其他威爾斯的小說,本 書一貫充滿生物學概念,對於未來世界的想像絕非無的放矢,而是對演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才能有的想像。雖然,因為作者受時代的侷限,而讓太陽提早了幾十億年 變成老頭子,但這不影響這部小說的偉大。

可惜,新雨出版社的版本,讓這部經典完全毀在低劣的翻譯手上。中譯本的第六章,也就是時間旅客第 一站到的時代,先是聲稱到了八百年後,接著時間機器就被偷走了,而後再荒山野地裡走一走,忽然又到了八十萬年後了,這樣的翻譯錯誤簡直是匪夷所思。撇開不 提,這份中譯本行文十分詭異,充滿了奇怪的語法,教人三不五時就得停下來想想「這句話到底是在寫什麼鬼?」

強烈建議對這部經典小說有興趣的人,去購買其他出版社的版本吧。

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Tom Clancy著,鍾藝、林瑞霖譯

美日開戰、總統命令、熊與龍這三本可視為一整套長篇小說,而不是三部分離的作品,這也使得這三本擁有全雷恩系列架構最龐大的劇情。由於有著其他兩部的空 間,美日開戰的劇情最大的張力出現在整本書的最終章,而非出現在劇情中段,這是與其他單部作品最大的不同。這三部下來,探討美、日、中、俄、兩伊與印度七國的情勢,對於日本去武力與擴大防守區的兩派極端思想有深刻的描述,並且提醒國際重視這些國家有可能產生的利益聯盟或許會對國際情勢造成影響,甚至引發第 三次世界大戰。幸好在故事中,這些事被美國一件件破壞掉,沒讓七國的野心能串連起來,但是如果這種情形在現實生活中再發生一次,就未必會有這麼好的結局 了。

坊間對克蘭西作品最大的誤解,就是把總統命令當成了九一一預言書。實際上呢,提醒美國國內空中交通管制的鬆散,而可能導致九一一事件的作品,是這本「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而非總統命令,相信各位對各大新聞媒體的可信度又多了一層認識。

這 本書(分上下冊),是由星光代理的雷恩系列作中,標題翻譯最爛的一本。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 是書名「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這個中文書名雖然跟內容相當符合,然而,雷恩系列作品的一貫特色,就是使用歷史名言(例如「恐懼的總和」),或者是貫穿整部小說的中心思 想(例如「愛國者遊戲」)來為小說下標題。這本美日開戰(英文原名為「Debt of Honor」)也不例外,貫串整部作品探討的正是「榮譽」,可惜中文的書名完全無法給人這種感覺。本書有兩位譯者,而這兩位對書中同 一首日文俳句的翻譯卻不統一。由於俳句有其特定格式,應當要翻為五字、七字、五字的型態,而兩位譯者非但沒有做到,甚至讓這首俳句在上下冊出現翻譯不統一 的情形。在作品中,這首俳句可是情報員的切口,哪怕是唸錯一字都會有麻煩上身。而且密勤局給予各人的代號,於英文都是一字,而在中文,此書中卻有一些變得 沉長。這類翻譯應當配合情境,修改為簡短的稱呼,這在總統命令中做得很好,美日開戰則不足參考。譯者將蘇愷譯成蘇霍,選擇了較冷門的翻譯,但不能說對錯。 雷恩所發明,用以找到洩密者的陷阱,在此書中譯為「金絲雀陷阱」,我記得其他部作品並非如此翻譯,尚須查證。

582頁把雷恩誤植為雷思。本書把雷恩的代號譯為「劍俠」,私以為「劍客」較佳,後來的譯者也多採用後者,如果本書再版的話希望會統一(不過星光幾乎不愛幹修正錯誤再版這檔事)。不過編者十分盡心,連克蘭西的資料錯誤都找了出來,難能可貴。

2006年8月22日 星期二

異星夢(STAR TREK: Perchance To Dream),Howard Weinstein著,方謙蒨、丁世佳譯

很棒的小說,符合Star Trek一貫的幻想風格與圓滿結局,能想像出塑造者這種只會發出光跟聲音,可以催化地殼運動的生命型態實在太厲害了。本書的翻譯也不錯,塑造者初次傳送太空梭的描寫非常生動且優美。
本書探討了外星智慧生物可能會遭遇的問題,那就是溝通。在溝通形式完全不明的狀況下,即使雙方都是高道德高智慧的生物,仍然可能會誤以為對方並非智慧生物,而造成嚴重的後果。幸好在本書中,畢凱巧妙的證實了對方是智慧生物,而且百科碰巧能與其相容,使塑造者學會人類的溝通方式,使故事得以圓滿結束。

老虎牙(The Teeth of the Tiger),Tom Clancy著,葉弘、莊勝雄譯

這本小說的翻譯乏善可陳,連最基本的沿用舊譯名都做不到,過去系列作中譯本皆譯為「晨鳥」的政府官員早報剪輯資料,在這作品中被翻成了「早鳥」,如果說改 成了更妥善、更文雅的翻譯也還罷了。聯邦調查局的訓練單位,Quantico,在之前的系列作都翻為「匡蒂科」,這是一個不錯的音譯示範,選用的字都是名 詞的組合,而在此書中則譯成了「寬提科」,三個字都是常見字,而且又是形容又是動作,是典型的錯誤示範。譯文算得上流暢,但是編輯加上了太多多餘的注釋, 造成閱讀中斷,比方說「電話號碼出現在液晶暫存器(編註:存放亂數用的)上」不但註解錯誤,而且也並未提供任何對了解小說劇情的幫助。

回 到小說本 身,克蘭西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憤世嫉俗了,竟然搞出了個美國官方(不承認的)暗殺集團。我記得年輕時的雷恩對這種不文明的行為十分反對,想不到老了,對 恐怖份子的憤怒竟然超越了原則。兩位雙胞胎主角的心境轉變歷程描寫的很漂亮,但是跟蹤訓練都還沒做好,但是作者竟然忽略了他們跟蹤訓練都還沒完成,就派去 出任務了,但是每個任務都輕鬆完成,少了點刺激感,算是一點小瑕疵。這本書中出現了妓女,也許只是巧合,但是自從克蘭西夫婦離婚之後,描述浪蕩女子的劇情 好像變多了,也許作者本人對女性的看法也是隨著心境有所改變也說不定。

湯姆克蘭西的各部作品都隱隱透漏了他對電腦知識的缺乏,比如本書是2003年的作品,書中故事則應當至少在此之後的年代,但是書中的手提電腦,竟然只有個1G的硬碟,這恐怕是不太跟的上時代,不過這個小缺點倒瑕不掩瑜就是。

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

獵殺紅色十月號(The Hunt for RED OCTOBER),Tom Clancy著,陳潮州譯

本譯本獲得中國文藝協會三十二屆翻譯文學獎
評語:譯筆極流暢...(下略)
屁!
雖說這本書比起民國77年那本狗屁不通的譯本好太多了,但是要輪到他說譯筆極流暢,簡直笑掉人大牙了。當年如果不是沒有競爭對手,那肯定是那屆的評審根本就不懂翻譯。

這本書的譯者陳潮州,很愛用一種句法,「(肯定句)?(人名)?」,例如「反對意見?查理?」。明明用「有意見嗎,查理?」較為通順,問號較少也較不突兀。還愛用一些莫名其妙的口癖,例如「老幾」、「甩了個五百」、「派司」、「丘八」或是叫蘇聯共產黨員「老毛子」、稱呼史達林「史酋」等等族繁不及備載。有美國人會用老毛子來稱呼俄國人的嗎?從其他克蘭西的作品就可以看出,克蘭西眼中的俄國人,對毛澤東也是相當不屑的,身為他自己化身的雷恩更是不可能這樣稱呼蘇俄的共產主義份子,結果這用法在整本書中出現十幾次。那個「老幾」就更誇張了,不知道哪裡來的語法,什麼「那個博士班的老幾」、「一個老幾闖進來就問」、「電腦系的老幾」你算老幾啊,老幾是這麼用的啊,翻譯可以隨便發明新用法嗎,在你用的那些地方,更適合的詞是「傢伙」。而像是「派司」、「丘八」的用法,手邊沒有原文可供對照,但參考其他克蘭西作品的譯作,克蘭西似乎並不好此道,八成也是陳大譯者自己隨手套用,自以為流暢。
745頁這裡還有個莫名其妙的換例譯法,原文不知是啥,竟然被翻成了台版的「無敵鐵金剛主題曲(的歌詞)」,你別看甲兒是NASA研究員啊,我可不相信克蘭西看過魔神Z,就算要換例也該換個適當點的,鐵金剛可沒有「舉手之間幹掉五千萬條性命」的橋段或是能力設定啊。

更誇張的就是術語的部分了,虧你還有臉在前言裡嫌前一個譯本專業術語都沒譯到,音速的單位向來都是翻成「馬赫」,你是怎麼翻成「馬克」的,嫌台幣不值錢啊?然後這蘇聯國安會,你要嘛也統一一點,一下翻出國安會,一下就變成KGB,還同時出現在同一頁,你到底想怎樣?中情局跟密情局也有同樣的情形,這密情局還很好笑的出現過「GRU密情局」,你到底想用縮寫還適用翻譯?還有這黑桃ACE,我說你要嘛就翻黑桃王牌,黑桃A,就算你翻成黑桃艾斯我都可以接受,你翻成個「黑桃王牌老么」,中文的「老么」可一點都沒有王牌的意思,甚至意義還是相反的呢,搞什麼鬼嘛!最好笑的就是這句了,「敝姓韓,彼得‧韓森」,你到底想用老式的譯法還是近代的譯法,好歹也統一一下吧,同一句就自相矛盾,未免太過分了吧。

不過我很欣賞這譯者的標點用法,那就是在話尚未說完的引號最後,會標上逗點,這讓人一看就知道還有下文,在後來其他譯者所譯作品中,沒有一個人做到,全都直接加下引號,沒有句點或逗點,讀起來容易誤會。雖然批評了這麼多,其實是因為實在看不過去對這本書譯筆的評語,雖然這本書的翻譯,的確在水準之上,更是比舊譯本完全看都看不懂的文章好上百倍,但是離極佳還有相當大的距離。即使完美的翻譯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這本書的翻譯,卻的的確確很不完美。

此外281頁有兩個十分明顯的排版錯誤,相信不是譯者的問題,不多敘述。

附帶一提,直到2004年為止,此譯本還是第一版,也就是說,本文所述及的任何錯誤,都未曾重新檢查或是做過任何的修正。

2006年6月18日 星期日

全球大行動(Op-Center) Tom Clancy & Steve Pieczenik著,楊民生、沙輝、馬駿騏、李丹健譯

這本小說,比起雷恩系列,實在差多了。

比方說第一章一開始,兩名主要角色,金煥與唐納德拿著餐刀與煙斗的精采西洋劍過招,就是個毫無意義的佈局。之後完全沒提到這兩人武術上的表現,甚至後來劇 情中,金煥被人捅了一刀,也沒有任何受過武術訓練者該有的反應。同一章提到的心理專家,或者說是超心理,永吉梧的理論以及其本人,在一開始的鋪陳之後,就 再也不見蹤影。不過比起前者,這個伏筆還有機會出現於續作中,雖然我並不抱希望。
至於譯筆,只能說可以接受,雖然不至於像舊版獵殺紅色十月號那樣難讀,但是讀起來還是不夠流暢,而且譯者的常識少到可怕的程度。好比說書中提到了氯化鈉的 提煉這一段吧(為什麼要提煉鹽巴?我也不知道,光看這邊的譯文猜不出原文)。把氫氧化鈉,寫成了氫氧化鈉"基",還可以用缺乏化學知識解釋。把鹽酸,寫成 了氯化氫酸,就只能說是沒有常識了。鹽酸、氫氯酸、氯化氫都是很常見的說法,連國中生都應該知道。如果是仰慕湯姆克蘭西之名,正在考慮這本小說的人,勸你 打消這個念頭,這本書實在沒有克蘭西的風格。如果是想找本普通的軍事小說打發時間,那不妨試試。這本書雖不算上乘,倒也算是在水準之上的作品。

2006年6月13日 星期二

[爛書推薦]彗星住民 島田雅彥著 沈曼雯譯

小說寫的怎麼樣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辦法看完。這個譯者的日文造詣相當的好,好到寫出的中文都像是完全使用漢字的日文了。每個句子都看的出日文語法,恐怕直接翻回日文都不會失真。

[爛書推薦]教學論 林進財著

我搞不懂一個撰寫中文教科書,並且只在台灣發行的台灣作者,對於台灣教學史隻字未提,好端端的介紹美國教學史做什麼。

2006年4月2日 星期日

我們很快就能跟外星人說話了!!...才怪

聯絡上外星人 科學家:二十年內

看看這新聞,這真是太令人興奮了,不是嗎!!

等等,SETI研究所(請注意,不是學會)的主持人,明明就是吉兒塔特博士(Dr. Jill C. Tarter)啊!!而且這篇新聞,不,我修正一下,「這篇文章」明明是三年前的「舊聞」,請看原文

想不到我們的科技資訊竟然足足落後國外三年啊!!!

不,這不是重點,現在的記者都只會抄襲的嗎?而且顯然根本沒有看內容就寫了,人家休斯塔克明明是說:

「我保守估計在2025年,探測技術已經趨於成熟,並且探測時間也以足夠偵測到外星智慧生物發出的信號了,假如真的有的話。」

「這是指如果真的有外星生物存在,並且夠原始,還在使用無線電信號,而且離地球近到足以被偵測到的話。」
(這句乃原文記者所補充)

抄的錯誤百出不說,人家堂堂加州理工學院出身的天文學博士,被寫得好像某宗教大師一般,又是預言,又是外星人的,這算什麼三流小說的內容???什麼外星人正在監視,還會用單細胞入侵地球咧!這些記者怎麼不去寫科幻小說啊!!

哎呀,對喔,因為這種三流小說大概賣不掉,作者大概會餓死吧!

想看到正確消息的人,請參考這則新聞:尋覓外星智慧
我看就不要定什麼報紙了,乾脆改定科學人吧!!

想知道SETI研究所的最新計畫的,可以參考他們的官方網站

想親自體驗搜尋外星智慧生命的,可以試試看這個柏克萊領導的計畫:
SETI@Home
如果你的語系是中文,就會看到中文網頁喔。

2006年3月24日 星期五

自由是什麼?

不知道是誰說過,「一個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自由」,這句話顯然是完全認為人類沒有自制力。最近才學到,在自由主義中,個人自由是最崇高,不可 侵犯的權利。因為個人的自由是最崇高的,因此沒有任何一種權力型式,有資格侵犯任何人的個人自由,也就是說,自由主義本身即含有「不侵犯他人」的意涵。由 此可推論之,每個人的人身自由,都是最崇高的,也就是人生而平等。到底那句話是誰說的呢,現在看看,根本是沒有意義的陳述嘛。

2006年3月20日 星期一

致成大教務處註冊組

  您好,我需要購買兩份貴校博士班檢章。信件內附有兩個回郵信封,以及郵政匯票共一百元。
  唯信封規格略有出入,由於在書局、郵局皆遍尋不著貴校要求之B4規格的信封,在國家標準局、國際標準組織的信封規格中亦未見B4規格信封之長寬標準。
  最後,找到了這個信封,已查證較中華民國國家標準局制定之信封規格(CNS總號 3043 類號 P1004)中最大者還大,亦大於ISO 206國際紙張尺寸標準的B4大小,相信能符合貴校之要求,故購此信封以茲回郵,不便之處懇請海涵。

2006年3月19日 星期日

最近養了幾隻部落格寵物-2

另一個新夥伴是會在日本各景點四處旅行、拍照留念的小鳥(也可以申請小狗喔)--吱兒。

介紹請見小倩的文章 [BLOG寵物]-可以到處旅行的BLOG寵物鳥 以及申請教學 [BLOG寵物]SASURAI旅情篇2-申請完全攻略

我的吱兒住在香川縣高松市,這是青澀之戀裡,杉原真奈美的居住地喔!

最近養了幾隻部落格寵物-1

Meromero Park這個比較有名,很多人都知道了。小梅蘿會從BLOG上發表的文章學習單字,隨著成長會逐漸改變型態,學會許多可愛的動作。別人的教學寫的比較好,所以我還是少寫一點吧!

小倩寫的 吃BLOG文章長大的寵物Meromero park小水滴以及Mero常見問題
e小va - 尼尼架設的申請與使用教學網站 食BLOG寵物館

附帶,小梅蘿的食物是BLOG的RSS種子,也就是申請帳號時,要填在「ブログRSS」欄位的東西,在Blogger.com就是
http://你設定的地址.blogspot.com/atom.xml
不要填錯囉,還有,記得在『發佈 [網站提供]』要選擇「是」才能使用喔。

2006年3月17日 星期五

2005年12月最新防毒評比出爐!

virus.gr以 十一萬餘電腦病毒進行測試,在所有防毒軟體更新掃毒引擎、下 載最新病毒碼、開啟完整掃描、偵測未知病毒等等處在最完整(吃資源)的設定下,所作的測試。所有的病毒樣品都至少曾經被一種防毒軟體辨識為病毒,並且處於 非壓縮狀態,存在於EXE, ELF, SH, COM, VBS, SIT, BAT, DOC, XLS, MDB, BIN, VBA, OLE, PPT, CLS, SMM, HTM, CLASS, JS, VI_, HTA, INI, PL, HLP, PHP, TPU, SCR, IMG, TD0, PRC, PIF, XML, REG, SHS, MAC, CSC, INF等檔案類型中。簡易的結果以攔截到的病毒佔全樣品的百分比表示,並據以排行。

第一名仍然由卡巴司機拿下,F-secure也緊追在 後。值得注意的是,幾乎(僅次於F-prot)是最不佔系統資源的香港產防毒軟體Nod32爬進了前 十名,而身為免費軟體的AntiVir的掃毒能力竟然凌駕於國人愛用的Norton、Panda Titanium、PC-Cillin三家大廠,同樣是免費軟體的AVG、Avast也都擁有與PC-cillin不相上下的能力,還在使用付錢給防毒廠 商的人,考慮一下把錢付給卡巴斯機、F-secure或是乾脆省下來,改用免費軟體AntiVir吧!

下面是國內較常見的防毒軟體排行節錄:
1. Kaspersky Personal Pro Version 5.0.390- 99.46%
Kaspersky 2006 beta version 6.0.15.222- 99.46%
2. F-Secure 2006 version 6.10.330 - 96.92%
5. McAfee version 10.0.27 - 94.80%
7. Nod32 version 2.50.41 - 88.79%
8. Personal version 6.32.00.51 - 86.55%
10. Norton Professional version 2006 - 85.17%
11. F-Prot version 3.16d - 84.96%
12. Dr. Web version 4.33 - 84.68%
13. Panda Titanium 2006 version 5.01.00 - 82.02%
15. AVG version 7.1.371 - 77.97%
16. PC-Cillin 2006 version 14.00.1341 - 77.84%
17. Avast version 4.6.744 - 76.93%

2006年3月11日 星期六

伺か

好久不見了,新的核心都出來了,搞不好要跟你說再見了,Materia583。

2006年2月18日 星期六

中文版科學人2006年2月號(的48期)勘誤

科學人本期(2006年2月號)『羊奶煉藥術』一文中,一再出現錯字,即基因轉『植』。回頭一查,果不其然,舊的數期中文版科學人雜誌上,也都使用此字,顯非本期校稿之失,而是貴刊定譯名時即犯下之過!很久以前,曾有人指出貴刊某個術語錯譯,並舉出網路即語庫的資料佐證,貴刊以『非專業領域之資料』為由,嗤之以鼻,然而,於國家圖書館所設立之『全國碩博士論文資訊網』中,檢索『基因轉殖』這個譯法,有551篇論文使用,而『基因轉植』則僅有10篇,看來學術界普遍認為『殖』字才是正確用字。
循其字源,植與殖雖皆有『栽種』之意,但『植』字本義為『放置』、『樹立』之意,其栽種之意也衍生自『樹立』,乃植物立起之意。而『殖』字本意為『生長』、『孳息』之意,而栽種之意,也衍生於此。總的來說,『殖』字較有基因轉殖時,希望轉入之基因大量表現的涵義,希望貴刊能及早改正此積習已久的錯誤。
本文將同時以回函與E-mail寄出。

2006年2月12日 星期日

一無所有(The Dispossessed) 蛾斯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著 黃涵榆譯

譯者在導讀中提到,這部小說是烏托邦文學。烏托邦文學, 就是對政治體製作出各種想像或批判,想像各種政治可能,那麼我想銀河英雄傳說大概也能算是種烏托邦文學吧。導讀的最後一句,是貫穿整本小說的中心思想,究竟哪一邊才是真正的烏托邦呢,一無所有。不過導讀其他很多內容,寫的太深奧了,根本看不懂!這好像是很多文學評論,學術等級的評論,會出現的問題呢。
勒瑰恩在奇幻中思考人生的哲學,在科幻中批判政治與兩性(或者狹隘的稱為女權)關係。有別於黑暗之手中,那腐敗、空有美好表象的共產主義,在一無所有中的安納瑞斯是個更遠離現實世界、理想化的共產主義,而烏拉斯則是(很可能)與現實中的資本主義政體一模一樣。很類似田中芳樹對最腐敗的民主與理想君主的體制做出比較,勒瑰恩則是以現實的資本社會與理想卻不流於幻想的共產體制做了思想實驗。
本書中,烏拉斯(星上,歐多這個國家)是個進步、享受、自由(限於富有者)、男女不平等的星球,但也與現實的美國相似,有著貧民窟、以及對於窮人的種種不平等待遇;而安那瑞斯卻是個男女極端的平等、沒有金錢、沒有法律、沒有婚姻制度的體制,他們堅持不稱為國家,甚至連職業也不固定,人人都會被分配到勞動,也可依個人專長申請工作,由電腦分配,也因為沒有所謂的『義務』,即使電腦提出特別徵招,個人也是可以拒絕的,一切都是自由。然而雖然安那瑞斯的創立者極力避免,還是有少數人會攬權獨大,做出對特定人的抵制(例如限制刊物內容),但正因不具有政府,也缺乏令人作不該作之事(如殺人、戰爭)的層級或說權勢存在,所以情形也不嚴重,也可因為自由,而使不平者集合為團體,組織公會,起而對抗(例如自己申請物資,成立出版社)。烏拉斯的女性,雖然不平等,但也樂於作為男人的幕後控制者,而非是單純的被欺壓;安那瑞斯雖然自由,但缺乏進步的動力,也鮮有物質上的享受。這也挑明了一個事實,資本主義,人人皆可富有,但有富即有貧,有樂即有苦,在光鮮的城市生活中,必定會有陰暗與罪惡:而在理想的共產主義中,則將視奢侈為惡,相對的我們如今所享受的許多娛樂,也將不復存在。
主角,在故事的最後逃到了塔拉星大使館,尋求外星大使的政治庇護。無論是書中提到塔拉星的物理學家在兩千年前發明了相對論,或是星球塔拉曾經有過九十億的人口,以及塔拉已經失去了森林,星球化為荒漠,都再再的暗示了我們塔拉即是影射地球,並且警惕我們的生活方式。作者也藉塔拉大使之口,說出了『烏拉斯是所有人類居住的星球中,最接近樂土的世界』,而主角則認為這樣的樂土,形同地獄。究竟何者較佳呢?作者並沒有告訴我們答案,也許正如譯者黃涵榆在導讀中所寫。
你的答案又是什麼呢。

2006年2月4日 星期六

如何正確的觀賞Blogger

Note: 此文章內容僅適用於舊版Blogger模版。

有許多人觀看/架設BLOG的時候會遇到一個問題:
"我的BLOG怎麼開啟後會是一片空白?"
最好的解決方法是「丟掉IE,改用Firefox或其他Mozilla系瀏覽器」
如果電腦中只有IE的話,請參考本BLOG右方連結,下載並安裝Firefox(笑)。

其實是有解,blogger的使用者請依照下面步驟操作:
範本(template) 中,對原始檔作修改,在頭幾行中找出
<title><$BlogPageTitle$></title>

這行並剪下,接著放到
</head>

的前一行,最後按儲存修改即可。

本方法出自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更詳細的說明請參考 zonble's promptbook

未完:新模版在IE6是否有一樣問題?

2006年1月19日 星期四

看完地海忽然想到的句子

恐懼的對象,即是恐懼自身。
文者求名,名之所終,乃是遺忘。

2006年1月15日 星期日

古代文明的開展: 文化絕對價值的尋求 王世宗 著

王世宗,現為台大歷史系教授。

打開這本書,第一個印象是「這個人的文筆十分流暢」,文章彷彿有鼓氣勢,連綿不絕,一路貫通。整本書的編輯也很符合一本「中文書」的架構,所有的英文,絕 對只出現在引號、括號與注釋內,絕無中英夾雜的部分。打開目錄,很可惜,本書顯然是在探討歐美的「古代文明的開展」,完全沒有中國相應時期的章節出現,書 中,提到中國的部分也僅止於中希先賢哲學的比較,以及注釋中難得一見的時代對照而已。但內文對上古西方,一連串的文明進程敘述的相當漂亮,特別是在地理位 置的描述上,有別於七八年前那即使標上了地圖,還是讓人難有方向感的國編本歷史課本,作者以簡單的東西南北方,輔以現代的地理名詞,便清楚的讓人了解這些 文明的相對位置,也對現代文明的「東西對立」發展,能有更深一層的領略。然而全書最大的缺點,莫過於完全著眼於文化重鎮地區,而使得邊陲文化的表現完完全 全被忽略,這或許是保持內容一貫性所必須的取捨吧。總而言之,這本書,所有對所謂的「西方文明」在古代的發展有興趣的人,都應該一讀。

全書中不斷強調的數個理論,包含了「愈高度的文明愈不受自然環境影響,而反過來將對自然環境造成高度的影響。」、「一個文明的神話、藝術及科技發展,深受 其生存環境的影響;愈是困苦,則愈重視實用科學與宗教的救贖。」、「唯有具超越性的一神信仰,才是真正的宗教信仰。」皆是作者貫串全書的理念。特別是最末 者,似乎是作者自身提出的想法,也讓人懷疑作者是否正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因為某些部分的論述,似乎有幾分「護主心切」的嫌疑。比如說作者在比較幾個主要宗 教時,特別提出了佛教與道教,認為佛教為無神信仰,然則缺乏超越性;同樣的,道家(非指道教)思想,也僅是抱持著「不知為不知」的消極心態,莫說超越性, 連信仰中心也是闕如。我相當認同作者所說,佛教與道家為無神信仰,且並非啟示性信仰;以及作者強調的「佛教徒不必是佛學專家,佛學專家不必為佛教徒」(雖 然頗有為其討論佛教開脫之嫌)。但就個人的看法,佛教與道家的超越性是毋庸置疑的。作者所謂「超越性」,乃是指「超越人的知識、理性與經驗範疇 (going beyond the limits of human knowledge, experience or reason)」,在此觀點下,所謂財神、自然神、人神等,皆為人類滿足自己假設的象徵,可謂以理性去信仰,只能稱為迷信,而不足以稱為真正的宗教信仰。 基督教身為超越性信仰的理由顯而易見,無形無像、先天地生、全知全能、超越一切的上帝完全符合這個條件。但作者認為所謂佛教,即「明心見性,頓悟成佛」乃 屬人智範疇,不符合「超越性」的條件。但我認為所謂的佛,也可說是(套用基督教說法)全知全能,無形無像,超越時間的存在。然則佛教支系眾多,許多常見者 的確也缺乏超越性,而充滿迷信性質,相信大家也都有親身的體驗吧。至於道家則無須多說,單看作者在描述上帝時常以「道」,以及諸多《老子》中對於道的敘述 來描寫,這便以明示了道家思想的超越性。值得一提的是,道家所宗之「道」,絕非作者所言之僅是一片「虛無」,而是似有還虛,乃包容萬物於其中之無,實則全 有,而致虛極。


名句節錄

中古神學大師阿奎納(Thomas Aquinas, 1225-1274)
「我們不知道上帝是什麼,但我們知道什麼不是上帝。」
("We cannot grasp what God is, but only what He is not, and how others things are related to Him.")

史家嘗戲言:羅馬文明的成就是在排水溝(drains),而不在智識(brains)。

文化(Culture):一個社會的生活方式

文明(Civilization):高度的文化

2006年1月14日 星期六

估計同義或非同義的核酸置換絕對速率,用以描繪出天擇並且確定種化的時間

Estimating absolute rates of synonymous and nonsynonymous nucleotide substitution in order to characterize natural selection and date species divergences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21(7): 1201-1213 2004

估計同義或非同義的核酸置換絕對速率,用以描繪出天擇的壓力並且定出種化的時間
--二零零四年 分子生物與演化 第二十一期

非 同義置換,易受族群大小的變動以及天擇壓力的驅動; 相對的物種世代的長度與突變率(酵素正確率,環境致變, etc.)則會同時影響核酸的同義與非同義置換。然而傳統上一些測量同義與非同義置換的方法,都是著眼於兩者的比值。然而造成比值改變的原因,卻可能是同 義置換的速率改變、非同義置換的速率改變,或者是兩者皆是,但光看比值,我們將無法得知正確的原因。

因此本篇的作者便想出了一個方法,希望能從序列上直接得出正確的同義置換速率以及非同義置換速率,而非僅僅是它們的比值,並且可能依此計算出物種分歧的時間。

PS: 看不懂這是否經由序列得到演化速率,重點在於時間是如何得來的,是否可能因此利用序列而得到突變速率呢?

2006年1月9日 星期一

愛國者遊戲(Patriot Games) 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著, 陳潮州譯

愛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操?本部的主要反派角色,作者筆下虛構的北愛爾蘭解放組織,是秉持著愛國情操,或者是更遠大的目標而形式的,作者沒有明說。然而 另外兩個北愛爾蘭的恐怖組織,則的確是以讓北愛爾蘭脫離大英國協獨立為目標,而惹事生非的。然而對大英國協的許多人來說,這簡直是叛國行為,北愛爾蘭解放 組織暗殺英國王室的行為,也被視為嚴重叛國。國家,這倒底是一種什麼東西?

本作中,美國本土首度遭受恐怖份子攻擊,算是給美國政府一個省 思吧,不過作者在美國政府的反應方面卻描寫不多,這是一個缺點。主角雷恩的運氣實在太好,在 英國救了王儲,受到了國賓的禮遇,加上後來逃過恐怖份子的暗殺,運氣有點好過了頭,不過這算是爲了後面北愛爾蘭解放組織在美國境內暗殺英國王儲的伏筆,還 算可以接受。然而本作通篇可以看出,或是作者就是要我們有這樣的感受,作者是個相當相信直覺,相信運氣的人,本作的一干重要人物,特別是北愛爾蘭解放組織 的頭頭,無不相信運氣,因此這些人行事總秉持著「盡人事、聽天命」的準則,然而只能說畢竟雷恩才是主角吧,相對的這些恐怖份子的運氣就太背了。

整 體來說,作者是想告訴我們「這就是恐怖份子」,恐怖份子是一群有組織,有目標的傢伙,並不僅僅是一群好勇鬥狠的幫派份子,視人命如草芥,也因此他們不畏懼死亡,行事有 策劃,也更為可怕。然而劇情的張力卻總是在主要角色的受傷上表現,也因此顯得略有未逮,也許是我太過苛刻了,但是看過恐懼的總和(成書時間晚於愛國者遊 戲)後,就略嫌平淡了些,但這也不能算得上缺點,畢竟烏茲衝鋒槍給人的壓迫感,是怎麼也比不上氫彈的。

2006年1月7日 星期六

Peter Merel's 道德經

這份老子著作的英譯本,是我所(粗略)看過的二十幾種英譯本中,感覺最好的。特別是翻譯的忠實度,在閱讀節奏上下了很大的工夫,讀起來還真有幾分閱讀原文 的感覺,特別在這邊跟大家推薦。之後我可能也會整理一份我流版本的中文版老子,當然對於爭議文字將會參考各家說法後完全採主觀判定,如果有人期待就敬請期 待 吧。

Peter Merel's 道德經

檔案名稱: GNL's 非老 (版本2.02)

(以下是該作者聲明文字的翻譯)

聲明
這 份文件試圖將多種熱門的老子英譯版寫成一致,並且平易近人的文章。這份文件參考了Robert G. Henricks, 林語堂, 劉殿爵(D.C. Lau), Ch'u Ta-Kao, Gia-Fu Feng & Jane English, Richard Wilhelm and Aleister Crowley等人的翻譯版本。

這份工作並非翻譯,而是改寫。這邊沒有所謂的原文;原文,假如它真的存在,那也早已在數千年間,被抄寫失誤、竄改或是誤釋無數次了,何況是以另一種語言呈現時,更難以重現它的音韻結構與文字淵源。

即使是我們原先所參考,極忠於原著的譯文,也不盡然能使讀者擁有閱讀原文一般的體驗。因此我們的目標是僅可能建構一份老子的最佳現代譯本,讓它能以現代英文直接、輕鬆且有效的閱讀。

注: 本文採用GNU GPL, 歡迎散佈與修改,但基於本文的翻譯與改作必須同樣符合自由散佈與修改的原則。